社交焦慮症

臨床案例

案例一  

小如,剛進大學的可愛女生,在期中考之後至學校心理衛生中心尋求諮商。她的心情不太好,覺得越來越不快樂,但也沒有嚴重到憂鬱症的地步。她是第一次離開家,住在學校宿舍,功課上沒有甚麼問題,還沒有男友,跟室友相處還可以,所以她不快樂甚麼呢?

從小到大她都是爸媽的乖乖女,不會到處亂跑,她不知道怎麼交朋友,大學同學一下課就鳥獸散,她不知跟別人聊些甚麼?也不敢開口跟陌生人攀談。每天回到宿舍覺得很孤單,室友回來會互相聊起今天課堂上發生甚麼有趣的事情,交了甚麼好玩的朋友,參加的社團最近有甚麼活動。但是她卻搭不上話,越聽越覺得自己很可憐、很沒用。

 

案例二  

小張,32歲,剛從電子公司的作業員升上來做組長兩個月,手底下要帶八個組員。升官加新,得到上級的肯定,又做小主管,很好啊!怎會跑來精神科看門診呢?

原來他是一個木訥寡言的老實人,工作很盡責,又不會跟別人抽菸喝酒亂打屁,所以主管就讓他升官了。可是當上組長卻是折磨的開始,他每天要盯著組員的工作,常常跟主管開會討論,要是出現問題,也不知道該怎麼管理下面、應付上面,睡眠越來越差,頭越來越痛,每天只想著跟主管講,是否可以降職回去當作業員就好了。

 

診斷準則

 

明顯而持續的害怕社交或表現的場合,當面對不孰悉的人,或可能面臨別人的注意。擔心自己的表現會丟人或覺得不好意思

1. 當面對害怕的社交場合時總是無法控制的出現出現焦慮症狀,甚至恐慌

2. 病人自己知道這樣的害怕是過度而不合理的

3. 會避免害怕的社交或表現場合,或者極力忍受焦慮不舒服

4. 這些逃避、預期性焦慮,或不舒服會明顯影響一個人日常的、職業的(或學業的)的功能、社交活動或社交關係

 

 

流行病學與臨床觀察

  1.  根據研究,終身盛行率介於3-13%。但是也有學者認為,真正會受這種問題困惱的人口可能高達18%
  2. 這個疾病和社會文化有很大的關係,舉例來說,在要求公開表現的美國來說,社交焦慮症的患者可能就很吃虧
  3. 台灣這幾年的發展使得社交焦慮症的患者也面臨更多的挑戰,包括入學考試與工作的面試,對於服務品質的高要求,更多的公開場合討論與發言
  4. 很常見的問題是,嚴重社交焦慮症的患者在人際關係的技巧上有問題,連帶在人格發展、職業選擇、男女親密關係上也出現狀況。社交焦慮症患者會在婚姻上居於弱勢,或在婚姻關係上被埋怨
  5. 只使用藥物治療往往效果有限,因為治療之前社交焦慮症的患者已多年害怕社交或表現的場合,人際關係的技巧也不佳。認知行為治療,或諸如卡內基訓練是有需要的
  6. 宜及早發現青少年的社交焦慮症患者,並及早給予治療。因為台灣的教育制度過度偏重考試,除非症狀很嚴重,否則社交焦慮症患者往往會到學校畢業才發現問題,這時在職業選擇上就會有限制[1]

 

藥物治療

  1. 以前治療社交焦慮症患者會選擇抗焦慮藥物(Benzodiazepines,簡稱為BZD or BDZ)和乙型交感神經阻斷劑〈β-Blocker〉,主要是控制焦慮症狀,但對最基本的害怕並沒有甚麼幫助
  2. 抗憂鬱藥物,主要是選擇性血清素回收抑制劑SSRI,代表性藥物就是百憂解〉,這一類藥物一天一次、使用方便、安全性極高,沒有依賴性或成癮性的問題,並且有較完整的治療效果

認知行為治療與團體治療

  1. 放鬆練習
  2. 練習談話與社交技巧
  3. 增進自信心
  4. 團體治療可以彼此分享與學習,更可以同時學習互動技巧與自我表現能力
 

[1] 像是法律系畢業,社交焦慮症患者會選擇考司法官,而不想做律師。醫學系畢業的社交焦慮症患者會選擇走病理科、放射線科,因為不用接觸病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