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9/06/21
  • 論文寫不出來,竟要求醫師開藥…精神科醫師無奈:有時最大問題,是病人拒絕面對生活

有一個研究所的年輕人來求診,他的問題是提不起勁來寫碩士論文,日子一天一天過去,他的壓力越來越大,失眠、心悸、胸悶、手抖,心情也越來越不好。

念研究所最大的障礙是寫論文,尤其要是指導教授要求很高,或者原始構想跟指導教授不同的時候,那真的是無比的折磨。這種病人每年都會看上好幾個,除了開點要幫助睡眠、減少焦慮的藥物外,諮商跟支持對他們往往也很重要。

其實人都會有情緒,病人更是,醫師看病本來就需要多點耐性跟包容,尤其是精神科。但是問題出在這位研究生要求開過動注意力缺損症使用的利他能,俗稱聰明藥。這個藥不會讓人真的變聰明,只是可以更有精神、更專注。

雖然並沒有太大安全上的顧慮,但這不是藥物該有的用途,少數的人也會有濫用、上癮的可能,只要一天不吃就提不起勁,甚至越吃越多,這種病人我也遇到過、拒絕過。

所以要求開利他能的每個成年人,我都會很清楚地詢問病史,了解有無必要開立,有無可能會藥物濫用。這是一個精神科醫師該有的標準程序,也才符合醫學倫理的要求,但是結果越問越糟,好像每一個問題都踩在他的痛點上:

「你跟教授對論文的方向一致嗎?會不會意見不合?」

「他對我的論文既無概念,也沒興趣。」

「怎麼會呢?一般不是根據你的興趣找指導教授的嗎?」

「因為我拖太久了,都被選光了,只剩一位。」

「那你怎麼不在他的領域選題目呢?你選一個非他專長的領域,他怎麼指導你?怎麼會有興趣?沒有互動,你當然越做越沒勁。」

「所以我就想吃利他能,看看是否能夠提起勁來把論文完成。」

「對不起,根據藥物的適應症,我沒辦法開給你,更何況這樣的吃法有越用越多的可能性。你不覺得根本之道是在於你生活上對事情的處理嗎?太晚才選教授;不管教授的領域,堅持做自己的題目。而你的題目跟你未來想做的工作也不搭嘎,這樣難怪會提不起勁,覺得挫折,所以藥物應該不是解決你問題的方法吧?

雖然我所有的詢問都是善意的,希望幫他在現實生活中找到問題與解答,但是我的問題都被他討厭,社群網路上給予負評不說,甚至在爆料公社指名道姓批評我。這個故事其實很大程度反映了某些人對精神藥物、對看精神科醫師一些奇特的心態,認為精神科醫師是最大的支持者,對於他們的抱怨跟要求一定要能逆來順受。

有些病人打死不肯吃藥、不願接受心理治療,不願接受腦子是一個最複雜的器官,而所有的器官功能都可能異常的事實,只覺得看精神科醫師是一件可恥,不能給人家知道的事。但是他又希望精神科醫師把他的焦慮、恐慌、輾轉反側,跟憂鬱悲傷在最短的時間「治」好。

卻也有人想盡辦法亂吃藥,不願處理情緒跟生活上的情況,這才是最大的問題。所以對精神疾病需要正向的態度,也需要在諮商中好好討論問題的處理與調適,不過度依賴或甚至濫用藥物,才能健康快樂過生活。

責任編輯:呂宇真
核稿編輯:葛林

回前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