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8/06/27
  • 5個QA看出「廣泛性焦慮症」問題

你知道自己在焦慮嗎?急著把事趕完、總怕做得不夠好

出處~良醫生活網--黃偉俐醫師的精神診療室

試著回答下列問題:您會

1.要求零風險,不顧代價: 堅持有毒物質零檢出,最好食物都有機無毒,再貴也沒關係
2.急著把事情趕快做完,脾氣差:假如一整天要做5件事情,會急著一定要盡快完成
3.要求完美、更好,給自己壓力:活在做得不夠好的想法裡,每天戰戰兢兢、很緊繃
4.忽略效率、再多的時間跟力氣都覺得應該:上班時間超長,甚至到半夜都在繼續工作
5.擔心跟焦慮引發人際不睦,抱怨別人不配合:過度關心,像叫家人吃保養品,不聽就生氣

除了自己之外,最常跟你互動的人也請他幫你填一填,假如5題中有3題以上的答案是肯定的,你可能得了「廣泛性焦慮症」,要是5題命中4題,那幾乎是鐵中的。你也可以幫身旁愛擔心、愛生氣、愛管人的親人、同事填一填,確認一下他們有沒有。

 

根據美國精神醫學界使用的診斷準則,焦慮性疾患中的「廣泛性焦慮症」,必須具備:

1.患者要有過分的擔心和焦慮長達6個月
2.而且明知是憂慮卻難以控制

還要在下列6項中符合3項:

1.坐立不安,感覺緊張,或心情不定
2.容易疲勞
3.注意力不集中,腦筋一片空白
4.易怒
5.肌肉緊繃
6.睡眠困擾(難以入睡成保持睡眠,或坐立不安、睡不滿意)

台灣向來喜歡把「廣泛性焦慮症」稱為「身心症」 ,但「身心症」並不是正式的診斷病名,比較是一種觀念,其實跟「廣泛性焦慮症」 並不一樣。是指一個人的情緒、心理狀態會造成身體狀況,像緊張跟氣喘、胃潰瘍有關,性子急、求完美跟心肌梗塞、換氣過度有關。但一般民眾還蠻喜歡這種「文青式」的名詞,覺得不是一種精神疾病,感覺比較好。

精神科醫師在曾在很多採訪時表示,台灣可能有高達20%的「身心症」,就像我的病人也覺得身邊「厚操煩、愛緊張」的人有20%之多一樣,但這跟流行病學社區調查的2-3%差很多!十年前我特意做了一份研究,仔細詢問下數字確實有比較高,但也不到5%,差距非常大,是醫師跟病人的印象都錯了嗎?還是經過科學驗證的診斷準則錯了?

這個問題困擾了我許久,後來發現是病人主觀的感受不符合診斷準則的描述,他們絕大部分一開始就否認自己有過分的擔心和焦慮,所以做出診斷的比率當然很低。就像門診中廣泛性焦慮症的病人,只有少數可以描述自己的過度擔心跟焦慮,最常說的是他們「沒什麼好擔心的」 「焦慮?不會啊」,但坐在一旁的家屬卻猛猛點頭,恨不得跳出來說「你明明就有」「一天到晚看病、嘮叨」。

看久了,終於發現-焦慮症的台灣人往往對擔心、焦慮老早就習以為到「無感」,無感到甚至對家人的埋怨抗議都不會當一回事。

所以根據診斷準則的必備標準,直接問台灣人「您會過分的擔心和焦慮嗎?」「明知自己憂慮卻難以控制嗎?」是行不通的,這恐怕是一種文化上的重大差異。所以根據平常看診的經驗,以及對社會現象的觀察,列出了幾個廣泛性焦慮症病人常有的行為特質,用以彌補診斷準則標準問句可能造成的疏漏:

1. 要求零風險,往往不顧代價:像是睡在沙發上,等家人都回來才肯上床,到最後自己上床時卻嚴重失眠。太強調有毒物質的零檢出,忽略掉所有寶特瓶、塑膠容器,甚至醫院所使用硬殼塑膠的點滴瓶都有塑化劑溶出。很多實驗證明,塑化劑其實沒太多實質影響,堅持0檢出是沒有意義的,難不成要禁用所有塑膠品嗎?那是何等的代價,現在呢?不是又回復原點。焦慮症病人的日常生活中常常為了零風險,花太多時間跟力氣,像洗菜兩小時,洗碗兩小時,堅持不外食,累死自己,也影響家庭互動。

2. 要求事情趕快做完,忽略疲倦:我在門診經常使用一個小小的測驗「假如你有一整天的時間去做5件事情,你會怎麼安排?」廣泛性焦慮症病人的標準答案是「盡快把5件事情一口氣完成,誰知道等下還有什麼事」。其實早上做3件,輕鬆吃個午餐,下午再做2件不好嗎?有些事即使改天再做也沒什麼關係。急著做事情需要緊繃的腦神經,自律神經也就跟著失調,情緒處在緊張狀態、身體自然容易疲倦,晚上也睡不好。

3. 要求完美、更好,給自己壓力:很多上班族的廣泛性焦慮症病人會抱怨工作壓力太大,仔細詢問之後,發現壓力其實是自己造的,他們希望有更好的成績,甚至要求完美。他們往往活在不夠好的莫名擔心裡(因為覺得這是應該的,所以不叫擔心),給自己很大的壓力,卻忽略自己的焦慮,往往要到憂鬱開始出現,覺得活得很痛苦才來就醫。像有一個大學副教授,升到教授後,忽然覺得自己其實不夠好,只是僥倖升上來,每天活得戰戰兢兢,甚至有罪惡感,很想哭,其實哪有每個教授都很優秀啊!看要跟誰比而已,不是嗎?

4. 忽略效率、花太多的時間跟力氣卻覺得是應該:有人上班時間超長,甚至半夜11點接到客戶電話還會跑出去幫忙,然後晚上難以入睡。一個典型的例子是,我有一個病人自己做生意,晚上都不敢不接電話,問他擔心什麼,他說不會擔心啊!只是覺得沒接到電話就會損失客戶。我努力說服他8點以後關機,做兩個禮拜試試看,試驗後既沒生意上的影響,睡眠、焦慮症狀都進步了。本來就是這樣,8點以後其實也不能做什麼,還不是要隔天才能處理,這樣還說自己沒有擔心,真是無感。

 

5. 擔心跟焦慮引發人際間的緊張,抱怨別人不配合:女兒從國外帶著孫子回來了,照說是件快樂的事,這個病人媽媽卻生氣、憂鬱,天天睡不好。女兒說他們到外面吃吃小店就好,結果反而媽媽不快樂又生氣,覺得讓她們出去吃有罪惡感,是自己不盡責,最好女兒趕快走,歸根究底還是她內在無法控制的擔心跟焦慮作祟。弄到母女失和,夫妻吵架。有人一天到晚叫老公每天十幾顆保養品,老公不想吃就生氣,最好全家人都乖乖聽她的。

這個疾病其實得到注意的時間並不長,主要是在最近這20年,除了診斷上需要很多改進外,像診斷準則中有一個很大的問題,就是焦慮的生理反應,如心悸、呼吸不順、腸胃問題等(也就是所謂的自律神經失調),都沒有含括其中,但是在一般的焦慮量表都有,這似乎很不合理。醫師在診斷及治療經驗上也需要加強,適當的藥物治療外,更要學習如何跟「無感」的病人好好溝通,用認知行為治療改變僵化的擔心想法跟緊張習慣。

最糟的是頭痛醫頭,肚子痛醫肚子,肩頸緊繃吊脖子,失眠就開安眠藥。焦慮症沒醫到,病人卻一天到晚跑醫院,看了好幾科,尋遍名醫做盡檢查,每天藥一把一把的吃都沒效,勞民傷財又浪費健保。很多人都說我是專治疑難雜症的精神科醫師,事實只是我對焦慮症有興趣,多研究了一些而已,腦子就像身體的總司令部,一旦出問題,什麼器官都可能出現症狀。

 

回前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