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偉俐憂鬱症門診
 
關於醫師 診所介紹 服務項目 聯絡我們 最新消息
黃偉俐身心科
最新消息
HOME 最新消息
《良醫健康網》露出:診間見識太多媽寶了...精神科醫師:要當好父母不能只有愛,要先學習殘忍和捨得 2016/9/8
 

媽媽們,往往恨不得把一切好的都給小孩,「我已經用盡全力當個好媽媽了,為什麼還會這樣?」……其實,要「愛」,要先學習「殘忍」跟「捨得」。

愛,真能無敵?

差不多10年前,當我還在大醫院上班的時候,醫院請了某個號稱是「溝通大師」的老師來演講,題目當然是溝通了。老師很風趣,講了一個小時的故事、笑話,和一些不知道哪裡來的理論。突然之間,老師一臉嚴肅,打出了一張投影片「心中有愛,溝通無礙」,接著的半個小時就開始繞著心中的愛打轉。

我是精神科醫師,之前在醫院也待了好多年,很多時間都是花在跟家屬「溝通」,看過太多「心中有愛,溝通也有礙」的例子。像是在台大醫院精神科日間病房,有一個年輕的女病人,不斷的提起某個男醫師以前多關心她,多有愛心,即使那個醫師已經離職多年。

或許你會認為這樣很感人啊,就是醫師很有愛心,才能讓病人念念不忘,多感動啊,你怎會認為這樣的溝通有問題呢?你會不會太冷血了?

我冷靜,但是我不冷血。

當我在日間病房擔任住院醫師的時候,看到好幾個像那女病人一樣狀況的年輕病人,年紀20出頭,可是在病房已經3、4年,甚至5、6年。每天按時來吃藥、參加活動,到了下午4點回家。在那裡時光過得很慢,有醫生、護士,還有心理師、社工師、復健系跟護理系的實習生來來去去,大家都很有愛心。

真正的愛是什麼?

你可以說我是一個怪人,因為我覺得那樣的愛心很cheap,就是很廉價,很膚淺。對我來說,真正的愛心不是讓他們在那裡過得好,而是讓藥物調到最好的狀態,探詢他們一旦出院要如何回歸社會。大家告訴我慢慢來,但我的想法是:慢慢來也可以變成一輩子,那裡就有當年的美少女已經慢慢的變成歐巴桑了。

即使那時我是最資淺的住院醫師,即使那一段輪值的時間只有3個月,我還是做了一個表,把病人分成「終老於此」、「回家還可以」跟「可以回到社會」三大類,跟每個病人溝通,制定他們的出院目標跟計畫。我不要幾年之後有人「緬懷」我多好、多有愛心,我希望他們盡量過正常、快樂的生活。

台大精神科有一個優良傳統,就是只要講得出道理,那你就去做。我做了,可是一點都沒成功,只給人留下一個印象(我自己認為的):「這是一個搞不清楚狀況、又驕傲的住院醫師。」回想那段年不少,卻依然輕狂的日子,不知道別人眼中的我,是有愛心、野心?還是癡心妄想?但假如我回去當病房主任,我還是會那麼做。這十幾年來出現很多新的藥,有電腦輔助的認知訓練,多給我一年半載,一定有成績。故事講到這裡,大家知道我要說的是什麼嗎?

愛很難,需要學習,也需要智慧

大家普遍認為愛是一顆心、一種熱情,跟無私的付出。尤其是母親,往往恨不得把一切好的都給小孩,或者為小孩擬定最好的計畫,也期待小孩可以了解父母疼愛他們的用心。但是往往天不從人願,養到過動兒,怎樣講他們好像都聽不進去,或者轉身就忘。養到天才小孩,看到他們在學校很無聊、挑戰老師,不喜歡跟其他同學玩,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?養到乖小孩,擔心他們不夠外向活潑,出社會不夠八面玲瓏,發展受限。小孩朋友太多,又怕交到壞朋友,學壞了誤入歧途。好不容易養到唸名校,還會為愛瘋狂,殺人或自殺。所以愛不是天生就會的,要先學習「忍得」跟「殘忍」。

有一個病人,60幾歲的祖母,幫離婚的兒子帶孫子。帶到10歲還要餵飯、幫忙穿衣服,這樣也就算了,還要幫忙洗澡。真是夠了,就是忍不得孫子挨餓、遲到、太晚睡,我猜她一定也把兒子養壞了。難怪一些年輕女病人常常抱怨有些男生是「媽寶」,不敢嫁。

選擇寵孩子?還是磨練孩子?

有一次在餐廳用餐時看到隔壁坐著一家人,有一個5歲左右的小男孩,旁邊坐的應該是爸爸媽媽、內外祖父母。6個大人,其中4個白髮蒼蒼,眼睛都注視著那個小小孩在發嗲。看著小小孩拿著叉子亂戳,爸爸的臉臭到不行,媽媽大概知道爸爸要抓狂了,裝著沒事一樣,阿公就趕快打圓場,深怕他兒子(或女婿)火山爆發,孫子要倒大楣。

這樣的小孩怎麼教得好?少子化的現象造成大家把小孩當成世界的中心在養,一切繞著小孩的喜怒哀樂在轉,捨不得小孩受苦受罪,覺得對小孩要求太多很殘忍,考試很慘忍,工作加班熬夜很殘忍。還有為了小孩衝去辦公室,跟小孩的老闆理論,覺得老闆罵人很殘忍。

但是一旦出了社會,你的小孩怎會是世界的中心呢?假如你待小孩如寶,往往造成小孩自戀,缺乏吃苦的決心與耐心,這時世界就會殘忍的對待你的小孩。你可以選擇先對自己小孩多一點殘忍,培養他含辛茹苦的能力,接受挫折的耐力;或者,等他長大以後,讓他面對殘酷的命運?

原文連結:http://health.businessweekly.com.tw/aarticle.aspx?id=ARTL000069899&type=manag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