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偉俐憂鬱症門診
 
關於醫師 診所介紹 服務項目 聯絡我們 最新消息
黃偉俐身心科
最新消息
HOME 最新消息
《親子天下》露出:寬恕與重建-紀念女童無辜之死 2016/5/11
 

 文/黃偉俐醫師

我無法想像短短一年之內台北市竟發生兩起女童的殘忍命案,而且兇嫌都是曾使用毒品,可能有精神病症狀的隨機殺人。整個社會無比震驚與憤怒,一時之間反對廢死的聲浪四起,媒體名嘴隨之張牙舞爪,恨不得跟隨群眾對兇嫌拳打腳踢,連道上兄弟也在獄中義憤填膺,對兇嫌拳腳相加。

其實更早之前一位4歲敘利亞小難民慘死海灘的照片,即使是發生在遙遠天邊的戰爭憾事,也碎了台灣很多為人父母者的心。令我不禁想起早年在美國唸書的時候,雪中的一次車禍同時奪走了四位韓國大學生的性命,他們的父母急忙趕來,當地報紙頭條標題引用了一句韓國的諺語,至今仍深深感動著我:

「當父母死了,小孩把它們埋在土裡;當小孩不見了,父母把他們葬在心裡。」

我沒有辦法想像,要是我的小孩突然之間走了,我的內心會有多麼的悲痛;而那懷胎十月,辛苦產下小孩的媽媽,其心中的痛更不是我所能想像跟體會,尤其是親眼看著小小孩在眼前被殘忍地躲走性命。

「多少的午夜夢迴,多少暗夜的哭泣,多少次閉上眼睛,看到孩子浮現在眼簾上的影像,那麼地栩栩如生,那麼地可促而不可及。」

身為精神科醫師,我還未曾親自幫助過這些失去小孩的父母,最多的是失去父母親跟失去配偶的,還有被性侵害的女性。但是這些受害者本身以及亡故者的家屬,都面臨相同的幾個問題:

1. 揮之不去的陰影 – 親人的景象會重複的出現,尤其心裡最受創的最後一幕,有時一閉上眼就不斷重播著栩栩如生的影像

2. 止不住的哭泣 – 尤其在沒人、獨處的時候,他們甚至希望悲慟持續的存在,這代表他們跟親人之間依然強烈地聯繫著

3. 無法停止的憤恨 - 尤其對於加害者、該負責任的醫療人員,公司,甚至政府。這些憤恨有時會變成申張正義的力量,但也不斷在啃蝕著心靈的健康

4. 長期無法自我療癒的憂鬱,無法回到正常的生活 – 每天可能像行屍走肉般地活著,生活的一切都找不到意義,也感受不到快樂

對於精神醫療來說,用藥往往是最容易,但是創傷後症候群適當的用藥,卻是醫師的一大考驗

1. 要讓睡眠正常,減少夢饜 - 創傷後症候群因不停止的傷痛跟憂鬱,腦部神經會遭受雙重的傷害,睡眠是情緒平復跟腦部修補很重要的功能,所以用藥讓睡眠維持正常很重要

2. 要減少憂鬱,而不能讓神經過度鈍化 – 意思是說,抗憂鬱或抗焦慮藥物的使用要積極,但不能太重,傷痛可以減緩,但不能因藥物而消失

3. 急性期跟慢性期的拿捏很重要 - 初期要允許較多的傷痛,後期則需加強心理治療,但減少藥物。切記,把人貼上精神疾病的病名容易,但他們更重要的身分是受害者,不要因醫療化而讓他們更加受到傷害

對於心理治療來說,創傷後症候群的受害者是一大挑戰,除了處理悲痛、憂鬱、失去之外,最難的是處理憤怒。憤怒啃食人心之所以難處裡,在於憤怒往往有它的正當性,像是對於殺害無辜女童的兇手;但是憤怒卻無法付諸行動,往往要等曠日廢時的審判,而法官卻經常讓人民失去信心,判決的品質也日益低下。即使憤怒可以付諸行動,但是憤怒卻可以上天下海,依舊存在內心深處。

其實寬恕一切的罪惡與疏失,詮釋生命新的意義,並重新找到生命的目標是唯一自我救贖的途徑,而這不是每周僅一次的心理治療可以達成的任務,還要包括閱讀、停頓、學習人性等等。對於關心的親友,切忌過度熱心,要給予足夠哀傷的空間,千萬不要輕易去扮演諮商者或救贖者,不要讓受害者還要在你的勸說中強顏歡笑。對於心理治療者來說,要有很清楚、至少會談半年以上的心理準備跟策略運用,這是專業之所在,資淺者也請勿任意嘗試。

很多的父母會因為意外、戰事、疾病…而痛失自己心愛的子女。我沒法幫助每一個需要的人,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們選擇留在暗夜中哭泣,謹以此文致上最深的哀悼,以及誠摯的祝福。

原文連結:http://best.parenting.com.tw/blogger_article.php?w=38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