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偉俐憂鬱症門診
 
關於醫師 診所介紹 服務項目 聯絡我們 最新消息
黃偉俐身心科
最新消息
HOME 最新消息
《良醫健康網》露出:家庭機能失能的台灣 工時最長,薪水最少...要父母怎麼好好教育孩子? 2016/5/11
 

 文/Patty Chou

這幾年來,台灣人一直以小確幸自居,但曾幾何時,「安全活著」變成我們每日的小確幸?

去年5月底,引發社會憤怒、恐慌的國小割喉案,是台灣近年來第6起隨機殺人事件。事隔不到2個月,7月20日深夜,三峽出現手持菜刀隨機砍殺路人的15歲少年聲稱「我要學鄭捷殺人」,1男1女遭砍殺;同日,台北捷運中山站也出現一名嫌犯,連續刺傷3女1男,所幸這兩案受害者送醫治療後都無生命危險。

我天真的以為,隨機殺人會到此為止,沒想到8個月後,3月28日上午,台北市內湖一名年約4歲的女童,在母親親眼目睹犯案過程下,遭33歲男性割喉,屍首分離,當場死亡。事後,女童母親含著悲痛,向媒體描述案發過程,說自己以為男子是想上前幫忙女兒把腳踏車搬上人行道,母親向前想跟男子說沒關係、可以自己來,沒想到意外就此發生。

在去年的隨機殺人恐慌暫時落幕,社會好不容易看似變得溫暖些,但如今「好心男子」成了「有心男子」,台灣的街頭,還有誰敢對陌生面孔伸出援手,還有誰願意接受陌生臉孔真心的協助?

馬斯洛需求層次中,第一層次是生理需求,也就是個體求生存與維持正常生理功能的基本需要,第二層就是安全需求:免於恐懼、焦慮、緊張的需求。生活在台灣,這麼一個科技、硬體進步的國家,人民卻連如此基本,免於恐懼的權利都無法擁有。

臨床心理師黃惠萱表示,當一個事件裡所謂的加害者破壞了社會上的安全需求,我們要反過來想,這個社會是不是讓某些人先喪失了他個體的安全甚至生理需求,「加害者是整個社會問題的表現」。

女童的母親有斥責甚至辱罵兇嫌的權利與機會,但是擦乾了眼淚後,她勇敢、溫柔而堅定的透過媒體告訴社會,「這樣的隨機殺人事件,兇嫌基本上在當時是沒有理智的。這不是靠立什麼法,怎麼做處置,能夠解決這個問題。我還是希望從根本,從家庭、從教育,來讓這樣子的人消失在社會上面。」

黃惠萱說明,心理學當中,在系統治療的觀點裡,每一位家庭成員就像是活在環環相扣的蜘蛛網裡,當家庭發生壓力或危機沒有被適當解決,像是父母之間婚姻產生矛盾不願意面對等,「某個擁有特定心理特質的孩子就會有問題行為的產生,我們稱之為『代罪羔羊』」,他的存在可以讓其它成員逃避自己在問題中的責任,減輕他們的心理壓力。

今天若把這個理論放大到社會層面來討論,社會中的代罪羔羊,固然可恨,但不去思考和面對自己對於改變社會應盡的責任,而僅是一味辱罵及挑起社會更多的紛爭,這無助於改善社會、經濟、失業、老化問題、幼兒教育、整個社會在經濟壓力之下家庭功能匱乏,導致冷漠等問題,反而是惡性循環。連女童母親、家屬都沒有這麼做,我們是誰,又憑什麼這麼做?

有很多民眾可能會覺得,每一次只要有兇嫌被判重刑,犯嫌馬上就會有某一項身心科的症狀證明,如此一來便可減刑、緩刑,認為這其中似乎有詐,然而,身心科黃偉俐醫師就表示,殺人要有動機,面臨漫長的刑期或死刑,心智正常的人除非情緒極度激動,否則不會在鬧市、難以逃脫的地方犯案,「這在邏輯上是不成立的」。但黃惠萱也補充,在社會希望正義得以申張時,也要極度小心,避免汙名化身心特殊需求的患者,「他們並非是未來可能的犯罪者」。

黃惠萱同時提到,因為健保財政緊縮以及長期對心理健康的忽視,對於心理治療的投入遠低於實際需求,在醫院體制能得到完整的心理評估,往往得等上幾週甚至幾個月,更遑論評估後,僅極少數人能夠獲得治療,在這樣的狀況下,心理健康的預防難以被實現,「健保的心理治療光用在迫切需要的人身上就不夠了,更何況是預防」。

昨晚下班後,我走在台北的街頭,身形瘦弱的一介小隻女孩,我充滿不安,身旁一起等紅綠燈的一家四口,父親緊緊牽住兒子的手,母親緊緊抱著懷裡的孩子,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跟我一樣不安,看著那個家庭的畫面,我不禁思考,社會中除了個體之外,最小的單位就是家庭,台灣的家庭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?

知名兒童插畫家Mr.elk在臉書上說,「這個島,是個家庭機能失能的島」。我與一位媒體友人、同時也是兩位孩子的母親劉邠如聊到,她說,堅持虐殺兒童者應判死刑,不代表我們就反對、也否定了「家庭教育」和「社會關懷」,「我教育我的孩子要有愛,我也告訴我的孩子們,要關懷這個社會、幫助他人、不要欺侮弱小,因為在我心中,這才是做為一個人該有的品格,如此的教育也才能發揮家庭的功能。」

「台灣的父母,工時最長,薪水最少
陪伴孩子的時間永遠擠也擠不出來
我們的社會要你如何好好陪孩子聊天?
如何好好陪孩子吃頓晚餐?
如何好好陪著孩子長大?
如何好好了解孩子的心情?
幸運的話,下班之後還要回家上工忙家務
不幸運的話,加班幾天沒見孩子也家常便飯
即使回家之後,家也不是家
對許多父母而言,家只是張可以躺平休息的床
他們下了班後忙著做家事,洗衣、掃地、洗碗
忙著催促小孩寫功課、刷牙、洗澡、睡覺
汲汲營營度過混亂的一天之後,最奢侈的渴望只剩補眠
台灣的父母啊,我們的社會要你如何打起精神拿出愛與耐性?
又如何能供孩子有品質的親子關係?
家庭教育明明就是最重要的一個環節
不過這個島,硬是讓家庭機能失能了
小孩童年的意義,只剩成績單上的分數
父母存在的功能,也只剩簽簽聯絡簿而已
孩子和大人的臉上滿是無奈
許多孩子其實也想快樂,不過這世道吝於讓他們快樂
許多父母其實並不想把教育孩子的工作外包給廠商
但無奈經濟壓力所逼,工時太長所迫」

(以上文字截取自Mr.elk臉書文章《這個島,是個家庭機能失能的島》,經作者授權同意引用)

我現在是人家的女兒,我的父母、家人擔心我出門在外、走在路上的安全,幾年後,我也會有自己的兒女,小的時候,我可以用自己的生命保護他長大,但孩子總是會長大,父母總是要放手,我能夠保護到什麼時候?

如果你也跟我、跟女童的母親、跟眾多的父母親一樣,希望能給下一代安全、健康的生長環境,是時候試著在恐懼之餘擁有更多的勇氣,一起找出問題的根源,預防某個原先如同你我的人轉變成下一個加害者。

原文連結:http://health.businessweekly.com.tw/AArticleM.aspx?ID=ARTL000058143&p=1